督导记录:来访者如何挫败你,是一个重要信息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8月初,工作室邀请了IPA精神分析师王倩老师给咨询师们做了一次2小时的督导。

被督导的这位咨询师带来了一位棘手的来访者。

感到棘手,是因为一位同行来访者,在第一次访谈中,就表明坐在对面的咨询师并不是ta想要找的,让咨询师感到来访者对ta工作的不信任和不配合。

我想,这样的来访者,很多咨询师都遇见过:来访者想找一位年长的,权威的咨询师做咨询,而囿于种种原因,现实往往是,找了一位较年轻,资历不那么深的咨询师。

来访者这样直白的表达,往往会让咨询师感到板凳还没坐热,就被泼了一头冷水。

在咨询师汇报完报告后,王老师帮助咨询师充分地理清了ta的反移情,并就反移情展开了细致的思考和督导工作。

 

小编提取几点,供大家参考。

 

1

感到来访者并不需要你

是咨询的起点

你讲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方面你有一个判断,即来访者可能并没有把自己摆在来访者的位置上跟你展开工作;而另外一个部分是,你又在尝试去理解这样一个人的经历、创伤和痛苦等等。

那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来访者到底是不是来咨询的?或换一种说法:ta通过不以咨询的架势来做咨询,ta想干嘛?

首先我同意你关于负性移情的一个基本判断,人家要一个更年长的男性咨询师,性别不对,这是一个困难,但这又是无法改变的。换句话说,你并不出现在ta的内部世界里的视野里。所以你的起点就是:你要通过挣扎来取得一个位置,能够跟这个来访者产生互动。你都不在来访者的视野里,当然你没有办法在你咨询师的位置上,然后去展开工作。

所以在初次访谈的时候,我们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关于来访者没有得到心目中理想的咨询师,关于貌似来访者并不怎么需要你,在这些点上,可以做一些类似于面质的、更有力的一些工作。因为这是你们的起点。

通过搞清楚这些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明白,ta是如何去使用你的,然后你才能够在互动当中去甄别,来访者是用这种不咨询的态势来做咨询的,还是ta来仅是为了探秘。

 

2

来访者如何挫败你

是一个重要信息

你讲到来访者不信任你的感受,在这个部分需要做一些反移情层面的反思。当你认为ta不信任你的时候,在初期往往是跟ta拒绝你有关,比如来访者不给咨询师提供相应的资料,打断咨询师,或者来访者告诉你ta要的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个等等。

那些拒绝的部分可能会引起一些你的不满,你的内心活动可能是:我很坦诚地提供了这个治疗空间来跟你工作,你为什么不好好坦诚地跟我一起工作呢?

来访者确实没有好好坦诚地跟你工作,因为在他的一部分无意识当中他们来就是避免跟你发生关系和进行工作的,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和你们一起工作。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些部分是如何挫折到你的,这正是ta给你的很重要的信息。来访者可以很强势地去操控你,ta也可以有很多间接的或者一些更加隐匿的方式去挫折你,而一旦来访者感到你对ta形成某些判断的时候,也就是ta撤离的时候。ta觉得你脑子里会形成一个念头,比如你觉得ta是自恋的问题,这个来访者可能小时候受过创伤等等,当ta感应到这个部分的时候,ta会离开。

而我们如何避免这个部分,不仅是避免在言语层面评价ta,而且是避免在反移情的层面累计对ta不满。

因为这些后面的不满会导致,即使你不说给ta听,你在心里也会给ta判断。所以对不信任的部分,在治疗初期,你可能需要去分析。

在这个不信任里,有你无力的部分,有挫折的部分,也有你感觉到困难的部分——跟ta很难建立关系,来访者并不允许你跟ta发展出你对其他来访者很容易建立起来的治疗关系。而在这些层面上,你很难去穿越它。

我们看一看如何能够发展出一个跟其他来访者一样的正常的治疗关系?

如果你努力去做,去解释,恐怕不能达到这个部分,相反它会成为阻碍本身。你们要进行充分的讨论,这是你能够去获得这个来访者的必经途径,避免不了。

有的咨询师会觉得说,只要我做得够好,不出错,我中规中距,我能给出非常聪慧的解释,我非常充分地能够把握这个治疗的领悟程度,就得到了这个来访者的信任,或是通过来访者的测试。

其实不然,设置这个测试本身就是ta第一个送达的信息。而你在答这个题的时候,你觉得有多郁闷,或者说你觉得有多么烦人,或者你觉得ta没有权做这些,这完全没有必要等等,这些部分是你收到的第一份反移情。

所以在初访的过程中,你可以适当地延长初访的过程,重点不在于收集这个来访者的创伤史,而在于就ta现在带来的这些问题展开充分的工作,有限地连接到ta过往的成长史,比如也会问到说在ta之前的人际交往,或者说在ta更早年的经历里有没有这样类似的情况等等。

但那个部分是有限的,为什么?因为这一类的初访,很重要的目标是两个:一个是你要澄清这个来访者跟你工作的目标;第二个是你通过这样的交流来建立一个开放性的关系,或者说是关联。

然后,你才能够让来访者通过这样的一个初始访谈,感觉到在交流层面,能把关系做一些建设,不管是你可以通过ta的测试,还是说ta能接受你,还是说你能够抱持ta,涵容ta的要求等等。

 

3

来访者关注的点,

不要让它牵扯你的注意力

没有办法满足来访者期待的咨询师是很郁闷的,我相信大家都遇到过这种情况。比如来访者来了都是为了找男性咨询师,为了找知名咨询师,然后退而求其次,才来见我们等等,我们在职业初期都会遇到这样情况。

到底性别意味着什么?可能治疗开始的时候来访者没有带过来,但是性别有可能是一个帽子,ta怎么使用性别的这样一个方式,比如你的来访者通过性别挑剔你也好,测试你也好,或是说ta是处在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上挑选你也好,这是你要观察的层面,跟性别有关的。

第二个层面是说,你要观察当你的性别不是病人所期待的,你也没有那么有权威的时候,你最初的反移情的感觉会是什么?因为来访者会先声夺人,ta会一开始就把你笼罩在这样一个氛围里。

不要让性别成为一个过于聚焦或说牵扯你注意力的一个点。你可能需要注意到性别以外的议题。比如亲密关系。除了性别之外,我们相信这里面可能还有很多的意义。

所以在你对这一点表示关注的同时,你还要放开对这一点的关注,去观察其它有关的或是无关的话题。

同时,你也知道ta在你反移情里面插了一个标签,ta有能力使你对性别这个话题非常的关注和敏感。所以在无意识层面,当来访者每每谈及性别的时候,你要小心,注意你的反移情中立的态度。

 

4

你说的和来访者想说的

没有交集

你刚刚说:我是后来才关注到的,我之前没有关注到。你的来访者也在讲同样的话:其实我关注的不是那个点,其实我关注的是另外一个。

这是刚才我们经由性别的帽子而展开的另一个话题,即你们的交流方式。换句话说,通过这种方式,你的来访者成功地跟你建立了一个鄙视链,ta说“你压根不在我参考的范围之内”,这是一个比较暴力的对待方式。

对咨询师来说,往往这种方式是很奏效的,会直接导致你很多时候的遗忘,为什么呢?因为来访者讲的那件事情,对你而言,有可能在无意识中是一个很大的震动,所以你的意识就会把振动的部分给抹掉。

就跟刚才我讲性别的那部分是一样的。因为在性别部分,ta可以把你完全排除到ta的参考系之外,你没办法通过努力改变性别。换句话说,你跟那件事压根没法产生关联,你够不着。

这时,你会发现说,在你关注的部分和来访者实际在讲述的或心想的部分之间,没有交集的时候,往往反映出来关系当中的一些张力,是这个来访者在咨询之初就引入的张力。

就像来访者跟你说,“你跟我说这干嘛,我要跟你说别的事儿。“这些张力是需要去注意的,这确实是自恋受损的来访者能够展示给你的一个信号。

其实你们在社交场合下都有这种经历:这个人当我是空气,或者说我说完了之后,这个人就在我面前飘过了,ta好像什么都没听到。或者,有的时候我在跟别人说话,这些话被跳过了,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其实,这是一个被认为是无视他人的行为,不是说故意地无视,而是说压根这个人在我心里没有办法产生印象,令我当ta不存在。

这个过程发生得很快,有时候和来访者突然一下逮住你的时候类似。比如来访者突然揪住你的话,说:“你看你说这话不恰当,那谁谁谁如何说,你在这个地方怎么能这样讲?”来访者要么像这样一下子揪住你,然后让你觉得这事好尴尬,被暴露在ta面前;要么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样,你做了一些努力,但ta告诉你说压根你就不在ta的视野范围之内。这些就是防御的策略,有的时候是成对出现的。

这就是来访者为什么会不断地问你:“你还记得我上次讲什么?你还能知道上次讲什么话题吗?”ta是很担心你也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ta

你们都看过《静止的脸》那个录像,你们会知道当一个人选择不反应的时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怎么样的(孩子会崩溃地哭起来)。

而治疗的过程也是如此。如果来访者心怀这样一个幻想,ta对你确实充满了很多的怀疑甚至恐惧,如果你在心里没有办法留存关于ta的那些印象、信息和感觉,这对ta而言是一件无比打击的事情。

所以这和ta的强势是相伴而生的,都会送达你的内心。所以对于暴力的部分你也需要小心,就是刚才我们说到你在反移情这个层面要小心别人挫折你的企图,和引起你反移情的反应。

第二个你需要小心的是,当来访者用这种方式无视你,或者有可能会激起你有反应,你也会无视ta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个部分。特别是当你说“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有吗?我不记得了。”这些话有可能对ta来说会引起ta的焦虑。

所以在这个维度上,你一定要小心去处理这些部分,因为那是ta焦虑的一些具体区域,或者说是维度。然后你会去考虑说当你被无视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就是你做努力但是你不被看到的感觉,这是你需要去考虑的部分。

5

你不能撤出任何一个战场

我们现在移动到了反移情的另外一极。

之前的那一极是,你怎样才能成为来访者认可的咨询师,怎样才能跟那个来访者say hello,说:“你看见我了没有,然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一起工作了。”但是你现在在另外一极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感到没有压力了,因为你把自己放置在了被需要的范围之外,你认可自己被冷落的角色,所以你不需要对这个治疗再做更多的控制或负责。

我说这句话没有任何批评你的意思,我们把它作为反移情的另外一极来看。

我说它是反移情的原因,因为我们从来不会撤出任何一个战场,即便你的来访者说你“根本就不是我的那盘菜”,只要ta还来,只要这个治疗的协议契约还在,你们的工作联盟还在,那就意味着你就得对ta的这些负性移情做工作,对吧。

所以你感觉到减轻压力之后,你获得了一个更加自由的视角,站在这个视角上,你会去理解刚才用力的那个部分,以及现在这些压力解除的部分。这两部分都是反移情。

而在这一极的时候,我们要处理的问题是:其实ta压根就不是我的来访者,ta既不好好工作,然后又给我提那么多条件,ta压根就不是来找我的。这时,你要非常小心付诸行动的这样一个企图。任何一个见诸行动的念头,都可以让你把这个来访者打个包,有多远扔多远,贴张邮票,能寄走多远寄走多远。

所以当你表现出来这个部分的时候,对方的反应是:我就是来找你的,我约了你的,我付了费的,为什么你会说我不是来找你的呢?

Ta分配的另外一个部分就会跟你进一步的互动。所以透过这样一个反移情,我们会感觉到的是什么?

你们咨询最困难的一点是说,对于贬低你们的来访者,你们没有权利还回去,然后你们还要竭力地努力不让自己把这个东西还回去,这是一件很郁闷的一件事情。这是你要处理的反移情。

那你需要做的或者说非常小心的一点是,你要去考虑,当你要撤出战场的时候,那有可能是一个见诸行动,或者说是一个活现,就是你跟来访者共同行动化的一个指向。所以这个担子你还不能卸下去。

 

6

在感到压力的时候

咨询师的姿态,你要充分呈现

 

那在这个初始访谈的过程中,在你受到来访者压力的时候,你如何呈现你自己呢?

你要准备好以专业的姿态跟ta去工作,你非常正式地提醒ta,你有权要求ta提供材料,澄清ta的材料,你有权跟ta说:在这些材料里,你可能还需要如何如何地补充。来访者可以拒绝你,可以说“你问得太多了,让我很讨厌。”来访者甚至可以贬低你,这都没有关系。但你的姿态呈现足够了。

如果咨询师不能充分地呈现咨询师的姿态,一半是因为你自己怯了,可能会想:“我要问ta,ta会砸我的;ta都说了,ta不喜欢被这样咨询。”这样,你就被ta吓住了。

就像来访者给你画了个圈,跟你说:想跟我咨询的条件就是,不许出这个圈。你不可能去采纳ta的这个部分,你会去把治疗姿态如常地展示得很充分。然后,你看你的来访者是怎么攻击你。

这些部分能让你收集到很多特定的ta贬低你的方式,因为每个来访者贬低你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人已赞赏
心理学习

永不安息的鬼魂:对偏执、抑郁的创伤者的分析

2020-10-5 20:40:28

心理学习

一个新手分析师的失误

2020-10-5 20:44: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