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父母的投射:想做男孩子的女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Samuel Weiss, M.D.是芝加哥精神分析研究所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分析培训师和督导师,以及儿童和青少年精神分析主管。原文Process in Child Analysis Report of the Psychoanalytic Treatment of a Latency-Age Child发表于(2008). Annual of Psychoanalysis, 36:73-84

这个案例报告的分析说明了一个孩子和她的父亲之间的联系,孩子承担了她的父亲原来所注定的命运角色。然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身份认同问题,也不仅仅是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开放性投射系统的问题。孩子对男性身份的过度确定的本质使得整个戏剧得以展开。

事实证明,对关键身份的分析是在父亲自杀未遂之后才得以进行的。但是自杀的企图是由一个重要的放弃身份的基础上发生的。这个案例也说明了父母拒绝让子充当替罪羊角色,以及重新体验自己病态的能力和意愿。这与利他主义、成熟自恋和原始自恋因素有关。更常见的是,当孩子开始好转时,父母会破坏治疗,试图将父母的致病因素外化到孩子身上(Weiss, 1995)。

1.

案例

劳丽在她八岁半的时候开始了她的精神分析。她之所以被带来,是因为她的父母担心她的学习成绩,以及她想成为男孩子的愿望。

42岁的母亲曾经是一名教师,多年来都担心劳丽是个智力低下的孩子。当她开始上学时,还不懂得识别颜色,也不知道她家的地址。令她母亲吃惊的是,劳丽被分进了快班(尖子班)。

所有的测试都显示劳丽的智力水平属于聪明的超常智力范围,但她的表现总是远远低于她的同龄人。同样令她妈妈担心的,还有劳丽不喜欢穿衣服,喜欢粗野的玩耍。母亲担心劳丽会成为同性恋。

48岁的父亲是一名杂货店的老板,他同样担心同性恋的问题,但他更担心劳丽长大后会像他的哥哥那样。劳丽就是以父亲哥哥的名字命名的,这个叔叔在父亲出生前一年自杀了。

劳丽的父亲在中西部的一个小城市里长大。他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是兄弟姐妹四个中,最小的那个。他的父亲在他两岁时就去世了,他在八岁就开始工作了。他的母亲是一位传统的犹太妇女,在家中工作,以便陪伴孩子们的成长。

这是一个关系紧密的家庭,劳丽的父亲在谈到他的哥哥姐姐们时总是兴高采烈。他的哥哥是一位音乐家(劳丽的父亲以前也是音乐家,但他不再从事这一职业了),他总是在追求成功,从不满足。他经历了经济大萧条,最终自杀了。

 

劳丽的父亲形容自己是一个冷静的,深思熟虑的,诚实的人,他对别人比对自己好得多。他在生意上的压力很大。虽然想要男孩子,但从不后悔生下了女孩。劳丽是两个孩子里较小的那一个。姐姐艾伦,12岁,被描述为别人家的孩子。她在学校表现很好,交友广泛,同时也很孝顺。

在劳丽的第一次访谈中,她很不喜欢我的办公室和玩具。但她仍然玩起了娃娃,为医生娃娃和护士娃娃设立了一间办公室。医生的房间里还有一间餐厅和卧室兼手术室。我做了一些解释,帮助她在新的环境中减轻焦虑,而她的回应则是将医生玩偶变成了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叔叔玩偶。

之后,医生和父亲成为了同一个角色。再往后,这两个角色又被分开来,但他们仍然是伴侣。她又改变了关系,让医生娃娃和妈妈娃娃结婚,而不是和护士娃娃。当她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让一个医生在对别的医生咳嗽时窒息(那时我感冒了)。

四天后,在第二次会谈时时,她决定继续讲述这个故事,但后讲故事修改了。当一个医生检查另一个医生的颈部腺体时,这个医生真的在帮助另一个医生。用她的话说,现在她已经让父亲和护士睡在一起了。他是婴儿和母亲的医生;他做了手术把婴儿从母亲手中带走了。另一个医生(看起来像医生的那个)和娃娃妈妈住在一起。

因为铺床太麻烦了,所以劳丽决定不让他们睡在一起来。午夜时分,医生起床了,吻了他的妻子,然后去上班,结果是给女儿朱迪做阑尾手术。然后劳丽邀请我参与,让我成为孩子的母亲,而她将成为医生兼父亲。

朱迪处于昏迷状态,这可能持续数月或数年,但父亲再次用手术治愈了她,因为朱迪害怕,所以她被放在母亲的床上,和母亲一起睡觉。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劳丽很快断定全家都死了。

对这些访谈,我最初的判断是,劳丽主要是在与恋母情结做斗争。在父亲为她“动手术”时,她处于昏迷状态,她否认了自己对父亲的渴望。角色互换之后,我是母亲,她是父亲。然后她退到母亲的床前,为她的恋母情结冲突提出了一个退行的解决方案。在现实生活中,劳丽总是睡她父亲的床。这种移情关系发展得很快,她在离开时的反复反应是一种表现面对灾难的表演。

很难说当时她对男性的认同,是否是企图解决恋母情结的冲突,或基于她父亲的希望而成为一个男孩,又或者是基于她母亲自己的男性冲突,或者是因为在劳丽的生殖-恋母期中,母亲的不适感(她母亲在劳丽3岁时,得了腰间盘突出,这导致她父亲基本上接管了母亲的角色)。

劳丽的生活中有早期创伤的迹象。在她生命的头两年半里,她经常腹泻,不得不多次住院治疗。她的母亲疑似有疟疾病史,但劳丽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的。尽管如此,劳丽似乎有很好的沟通能力,这表明她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和运用幻想的能力。

分析每周进行三次,并持续了529小时(3年9个月)。劳丽在分析问题中的最初情形是,她需要胜过我一头。从她的走路姿势,她沙哑的声音和她扮演的男性角色中,她的男子气概是显而易见的。她通常是男性和老板的角色。然而,这里面存在着一种潜在的自卑情绪。

在第10个小时,当她进来的时候她闻到了烟草的味道,她说我不应该吸烟,因为我会死于心脏病。她说,她认为她的叔叔死于心脏病,或者可能是其他原因。随着对食物的担心和照顾母亲的需要,母性移情逐渐产生了,与此同时,她也需要清理我的书架和打扫我的办公室。

在游戏中,我作为医生去医院看她,医生在做阑尾切除手术时,她正在睡觉,这个故事与之前访谈中的故事非常相似。尽管男性化的主题仍在继续,但她的父母说她开始对洋娃娃感兴趣了,并担心她会不会在孩子中受别人欢迎。

尽管并不必要,但劳丽的家人也参与了治疗。有一天她妈妈穿了一条宽松的裤子(这是她以前从未做过的)带她来进行分析,劳丽也开始穿着裤子来了。劳丽的姐姐,艾伦,对劳丽之前过来的,我的一个男孩病人产生了兴趣。一天,当劳丽离开办公室时,她的母亲正坐在候诊室里辅导下一个病人。

劳丽试图给我一种印象,让我觉得她妈妈不希望她变得有女人味,因为女人味(经期)会吓到她妈妈。过了一段时间,劳丽告诉我,说有个男孩爱她,那是第一次有人爱她。她给了我一张情人节卡片,然后抱怨有个男孩不想带她去打保龄球,因为她妈妈给了她一个男孩子的发型。她不仅“解读”了母亲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男孩的潜意识愿望,而且还把自己矛盾的愿望归咎于母亲。

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学校里的男孩的故事,他曾经是女孩,因为他被当做女孩对待,但是后来他的父母剪掉了他的头发,他变成了男孩。这再次表明,她是根据父母对她的看法来看待问题的。但她说,她想像男孩那样画画。她对男孩的嫉妒,她想成为一个男孩的愿望,她的女孩是破损的,不好的这种感觉被揭露和讨论。这让她想知道一个女孩对男孩的东西感兴趣是否是被允许的。我是否知道她能不能做出一根可以上下移动而不掉下来的棍子。

她接下来的剧本讲的是男人攻击女人,然后是一个男人梦到,如果他睡着了,女人会杀了他,但如果他一直醒着,他就会筋疲力尽。她对她读过的一本儿童读物感到困惑,她谈到拯救萤火虫山姆(我叫山姆),其实是一只名叫山姆的猫头鹰在进行营救。她说她梦见一个女孩的眼睛掉了出来,但是护士把它装了回去。当那只旧眼睛出来的时候,下面还有一只新的眼睛。

她转而关心母亲,想要对她的母亲好。她需要在这里说话来取悦我。与此同时,从表面上看,她的父母说她有了显著的进步,也变得更加女性化了。他们说,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看精神科医生。

一段时间后,她决定扔掉她所有的旧作品,并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她想要在生活中重新开始。她决定把弹弓和砖头给她的一个表兄,因为她不再需要保护了,但在最后一刻,她决定以后把它们送给别人。但她给我写了张纸条说她想成为女孩而不是男孩。

她开始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表示好奇,她也想知道一个人爱另一个和她一样的人用什么词来形容。她带来一本百科全书,给我看了一张Freud的照片。她告诉我,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噩梦,因为她想偷看她父母的房间,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她笑着说:“你觉得怎么样?”

她母亲曾告诉她,婚姻中必须有一方聪明,另一方愚蠢,这让她烦恼不已。她越来越关注自己对成长的恐惧。她的选择是要么做个男孩,要么做妈妈的小女孩,然后回去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很明显,在承受着压力时,她很容易退行固着到肛欲期。

她说,当她得了腹泻病时,母亲会关注她。当她恢复健康的时候,母亲却得了椎间盘突出的病,就好像家里总要有人生病似的。也正是由于生病或学习成绩不佳,她才引起了母亲的注意和兴趣。她为母亲节写了一首诗,在诗中她说,如果她的母亲爱她,她就会照顾母亲,俩个人将会在一起。

劳丽的话题回到了性的方面,表达了对男性攻击女性并吸她们血的恐惧。她认为月经出血是男性造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想当男孩的愿望是在害怕成为女孩的情况下的一种逃避。她回忆说,在她小的时候,她有机会成为一个模特,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从那以后,她更喜欢穿裤子,而不是裙子。这种变化发生在她六岁的时候。在家里,她又和父亲亲热起来。那是她第一次请父亲帮她做家庭作业。

她说当她在浴缸里的时候,她会幻想自己是一块肥皂。虽然有时会变成男性的姿态,但她很快就变回来了。她向我坦白了她对我的爱,然后又挑衅我,希望我能够约束她,她承认这会让她觉得很刺激。

她做了一个木偶舞台和一扇门,在信箱里放一条信息,并希望我打开它。我把这解释为她希望我给她一个孩子。我告诉她,这是一个古老的愿望,是她小时候对父亲的一个愿望,但她担心如果实现了这个愿望,就会失去母亲的爱。于是她放弃了,开始了一个新的愿望,希望成为一个男孩。现在她不再那么害怕了,能够放弃做一个男孩的愿望了,突然间她又对她父亲以前的愿望又回来了。

她开始关注母亲因为性别问题而产生的内在冲突。她的母亲报告说劳丽的性发育非常快,劳丽开始抱怨治疗干扰了她的生活。劳丽告诉我,她预计到明年夏天,也就是一年多以后,她就可以穿设置特色图像上胸罩了,这意味着她完全能够接受做一个女孩的事实,并准备停止治疗。

她谈到了结束治疗,但是停止治疗的想法导致了退行。她在学业上退步了,她对做一个男孩子的想法又短暂的死灰复燃。她开始考虑,当她不再过来进行治疗时,如何寻找过渡性客体或者替代性客体。

到了她父母约好的日子,母亲独自来了,说劳丽的父亲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了,那个朋友好像是死于心脏病或者自杀。他的生意不景气,他的兄弟死于心脏病。这次她透露到,劳丽父亲的父亲和弟弟都死于自杀了。那是父亲还在一两岁时的事情,劳丽的爷爷因为生意失败自杀了。

我的暑假结束,劳丽开始了第四年的分析。这是假期中断之后的第一次访谈,在劳丽到达之前,我接到了她父亲的电话。他去看医生,被诊断得了胃病,他希望他的妻子(劳丽的母亲)在劳丽来赴约时立刻给他回电话。在初步介绍了我的假期之后,劳丽谈起了她家里所有的身体疾病,姐姐胃痛,爸爸腹泻,妈妈的颈椎病。以及一个她所参加了的,一个很令人讨厌男女聚会。

她妈妈打电话过来,询问劳丽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治疗。现在家里的经济状况很糟糕,她的父亲非常沮丧,还得了痢疾,非常恐慌。劳丽则担心父亲的腹泻是不是由她引起的。

就在劳丽预约的星期六早上之前,她父亲又打来了电话,问我能不能在那天去见他。我说不行,但向他推荐了一个同事的名字。那个时候,劳丽担心我们之间的关系会被打断。

两天后,在星期一的早上,她的母亲打电话过来说,劳丽的父亲在星期六晚上企图自杀。他吃了20片药,不停地说他想睡觉,想睡觉。星期天早上他怎么也醒不过来。劳丽的母亲想把这当成是一场意外,她告诉女孩们,她们的父亲心脏病发作了。

那天下午,劳丽照例来赴约,微笑着说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她的父亲在50岁时心脏病发作,她的叔叔也在同样的年龄死于心脏病。她以一种超然的方式谈了整件事。然后她做了一个鼓,我把它和她父亲的音乐兴梦想系起来。她说她最好把鼓带回家,并表示担心因为钱的问题,没有父亲就不能继续来这里了。我安抚了她。

在我的指导下,她母亲告诉劳丽,父亲曾试图自杀。在第二次预约时,她进门就说她父亲吃过药;并问我是否知道。当我委婉地告诉她这是一次自杀企图时,她显得很震惊,眼泪夺眶而出。我解释到,在她的潜意识中,把父亲等同于了她的叔叔。然后她回忆起,周日她曾问过母亲父亲是否曾在尝试自杀。

我提出,她知道她的叔叔自杀了,她的祖父也自杀了。她的第一反应是,她很高兴家里没有男性了。然后,她想,这是否意味着她或她的妹妹可能会做同样的事情?她回忆起她早先想当男孩的愿望。然后她想知道她父亲的病是否会干扰她治疗的基础。我向她透露了她父亲在第一次转诊时的焦虑,她以她叔叔的名字命名,以及她父亲担心她长大后会像她叔叔一样做同样的事情。

昏迷两天之后,她的父亲醒来了。他感到羞愧,但责怪了他的妹妹露丝,他说露丝也害死了他的哥哥。劳丽说祖母就像露丝阿姨一样,是她让祖父染上了这种病。但后来她又觉得自己就像她的阿姨。她的困境是,作为一个女人意味着毁灭男人,而作为一个男人意味着毁灭自己。

劳丽对父亲的自杀企图感到非常内疚,因为她对我在性命攸关的一天拒绝见父亲而感到高兴。她感到内疚,因为她放弃了成为一个男孩,如果她仍然是一个男孩,那么她的父亲就不会试图自杀。她觉得她的恢复促使父亲生病了。我想起了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在家里,一个人站起,另一个人就会倒下。她一直是家里生病的人。

现在,她又扮演着变成了一个男孩,她姐姐告诉她,她走路像个男孩。她的举止也让人无法理解,仿佛她是一个弱智。一天晚上,她父亲在医院离开,睡在家里,劳丽开始担心父亲会杀了她。

但这是她第一次自己来赴约。她来的时候,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也没有戴眼镜。她在一张纸的一边面了一个男人,另一面画了一个长发女孩。她决定在万圣节扮成一个性感的法国女郎,这是她第一次在那个节日扮成女孩的样子。她给我看了她的成绩单,成绩很好。但随后她又感到了内疚,因为她的表现好就意味着父亲表现差。

但很快她给我写了封信,问我:“你是怎么找男朋友的?”她对第一次参加舞会既兴奋又害怕,对穿着盛装来到这里又有一种复杂的感觉。结束治疗的想法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她每次都把这个话题推到未来。

后来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放在婴儿食品罐里的钱被偷了。但她开始越来越多地把我当作她青春期问题的顾问,就像一个发育期的女孩对待她母亲一样。她又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后来结束治疗的问题上,但随着我们之前多次处理过的一些态度和问题而摇摆不定。她最终在5个月前决定停止会面。她想知道在她停止治疗后,我是否会还会像对待病人那样接待她的父母。这既是一种延续的愿望,也是一种对她将被他们取代的恐惧。

她想知道她是否能给我写信,而我又是否会回信给她。然后她有了月经初潮,并惊讶地发现她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月经。她宣布要去看电影《与一个真正的陌生人相爱》。她在墙上挖了一个洞,用红纸盖上,然后建造了一个入口。

劳里又开始担心,男孩子们会把她当成妓女,因为她讲黄色笑话,因为她坐着,他们就可以透过她的裙子或者宽松的衣服看到她。她想让我相信她还没准备好停止分析工作。她进来时,裙子下面穿了条裤子,手里拿着一支玩具手枪。她谈到了剃腿毛,感到很尴尬,因为这暴露了她男子气概的那一面。

用她父亲的剃刀刮腿毛,实际上是为了让自己更有女性魅力。在一个梦中,她再次感受到了她想成为一个男孩的愿望,并努力想要放弃它。通过暴露自己,证明她不是一个男孩。同时她也认为自己应该为了证明自己的女性身份而采取行动。她看着那些她过去常和她一起玩的动物,想知道它们是否被驯服了。是的,它们正在被驯服,她说。她说她决定成为一个安静的女孩,一段时间内不交任何男朋友。

在最后一次访谈中,劳丽提出她可能想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

她还认为,可能是某个小孩拿走抽屉里的东西,这个抽屉之前被我分配给了她(她把她的画、铅笔和蜡笔放在里面)。我们握了握手,她热情地和我道别。

她的母亲泪流满面。她认为,正如劳丽既希望又害怕的那样,我会继续见她。然后她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去看她丈夫的心理医生。劳丽的父亲很高兴劳丽邀请他来,这代表她愿意把他纳入自己的生活。他谈到了自杀企图,并根据劳丽的分析来追溯它的起源。他认为他的自杀企图是对劳丽有利的。他头脑清晰,条理清楚,神情轻松,比劳丽的母亲好得多。

治疗结束两年半后,劳丽的妈妈打电话给我。她认为我会想听听她小女儿的事。她在读高中,上学期成绩很优秀,还被选为学生会成员。她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甚至没有吻过她。劳丽的母亲说我可以为我在劳丽身上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

劳丽也在没有父亲帮助的情况下自学了弹吉他。劳丽的姐姐艾伦仍是处女,正在接受治疗,这使她母亲大为吃惊。(她们的母亲显然过于注意她的孩子们的性行为,其中可能包括期待性行为的自然发生,但这没能实现。)她被大学开除了,回到家开始工作。劳丽的父亲不再接受治疗。

劳丽的治疗结束5年后,她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劳丽将以优等学生的身份毕业,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但她最想谈的还是自己和丈夫。

2.

讨论

在这个案例报告中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劳丽是被她的父亲赋予了使命,帮助父亲完成他自己的命运。他以他死去的哥哥的名字给她命名,难道要她做他哥哥的补偿性客体吗?同时他又担心劳丽会变成他哥哥那样,这反映了他的恐惧和愿望。

这个案例也清楚地证明了过度确定(Boesky, 2007)是如何形成症状的,在这个案例中是对男性身份的假设。母亲为自己未解决的男性冲突而争吵,她给劳丽做了榜样。母亲在劳丽身上实现了她自己的男性愿望。她父亲需要一个男孩。然而,她看到了她父亲的命运——一个注定要被毁灭的人;做一个女性就是要做一个毁灭者。

在诊断过程中,已经有证据表明将会发生什么:医生玩偶后来变成了叔叔玩偶,后来又变成了爸爸玩偶;医生-爸爸-叔叔玩偶窒息了,紧接着是女孩昏迷;劳丽担心我抽烟,因为我可能死于心脏病。她认为她的叔叔死于心脏病或者其他死因。在游戏中,全家人都死了。

在分析的过程中,当劳丽第一次穿着宽松的长裤去办公室时(当时的女孩不像现在这样穿裤子),她心烦意乱,说自己处于昏迷状态。之后,某男人梦见,如果他睡着了,一个女人会杀了他(在他自杀未遂后,劳里的父亲责怪他妹妹造成了这一切,就像他责怪他母亲造成了他父亲的死亡一样)。劳丽希望我把她身上的男性化的一面抹掉,因为她已经接受了父亲对死亡愿望的具体化,也接受了母亲的两性冲突。

事后看来,劳丽和她父亲所面临的问题都有了现成的证据。父亲在这方面的移情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很明显了。尽管我记录了下来,但可能是由于反移情,我当时没有看到证据。我继续用更传统的方法分析劳丽的婴儿神经症。我一遍又一遍地分析她的阳刚之气,认为这是一种消极的恋母情结解决方案。

但直到她父亲自杀未遂之后,我才开始分析她作为自我毁灭的男性或作为重建客体这一命中注定角色的具体冲突。男子气概的症状是被过度确定的,对这些其他因素的分析足以让劳丽放弃这一症状,并在实质上整合和升华男性驱力。

一旦劳丽基本上放弃了她的男性立场,回到了她最初的女性心理位置,她的父亲就不得不重新体验他无意识的自我毁灭的愿望。而劳丽通过精神分析,确立或重新确立了自己的同一性,她就不再是她父亲命运的外化,也不再是她父亲哥哥的救赎客体,他就必须直面抑郁症和自杀。

但是劳丽的父亲是怎样把这个愿望传达给他的孩子的呢?在关于行为表现的讨论中,Brian Bird(1957)认为父母存在一种结构性缺陷,即不允许孩子的自我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父母的自我继续为孩子行事,并与他或她的本我表现保持直接联系,反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自我直接受到父母的本我表现的影响。

由于无法区分父母的自我和孩子的自我,孩子无法建立必要的内部结构来进行自我斗争。从发育的角度来看,Bird的描述是在分离-个性化发展阶段完成之前的,生命头两年的一个正常过程 (Mahler, 1972)。

在这个阶段,父母会用各种方式接近孩子(现实的和神经质的,尤其是自恋的和共生的)。

Freud从婴儿发育的角度来讨论投射,将其认为是一种原始的防御机制,在生命早期或精神错乱中大量使用(Fenichel, 1945)。孩子把好的东西当作他或她自己的,把坏的东西投射或丢出去。投射作为正常父母教养的一部分,可能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我们假设,完全的认同是在恋母情节之中和之后发生的(Novick and Novick, 1996)。但我们很早就可以看到初步认同的证据,例如散步,凝视,某些态度和微笑之中。我们通常不会认为父母投射在孩子身上的是他或她积极的自我理想(de Litvan and Manzano, 2005)。但如果在父亲的自我理想中有着自我毁灭的的元素的话, 如果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客体来接收这些毁灭性元素,那么他就可以用投射机制将其外化,驱逐自己的“坏”部分,来实现自我保护。

在一篇关于外化和早期自我发展的文章中,Warren Brodey(1965)引用了一个母亲坚持认为她的孩子生病了的例子。当她面对儿科医生孩子健康的现实时,她马上表现出明显的精神病性症状。也就是说,她的疾病外化到孩子身上需要环境的顺应才能使防御发挥作用。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她的外化就失败了,于是她的自我就解体了。

孩子接受父母的投射(外化),部分是为了实现或保持与客体的接触,也是出于对父母的需要和对父母的爱,以及因为自恋想要帮助父母。(Schmidt-Heilerau, 2005)。

在Bird看来,见诸行动的病人的这个系统是保持开放状态的。随着个性化的发展,系统变得封闭,这个阶段可能正在进行,可能永远不会完成,但或多或少是这样的(Mahler, 1972)。在这种情况下,有些证据表明这一阶段没有完成。劳丽谈到了一个男孩,只要别人把他当女孩看待,他就表现得像女孩;当他像男孩一样被对待时,他就会是一个男孩。这表明这个系统有一定的开放性。然而,劳丽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并证明了她也有传统的结构性冲突。

她的母亲认为是她在劳丽还是婴儿的时候给带来了痢疾。就我们目前的参照系而言,她的母亲幻想她把自己的“坏”外化到了孩子身上。投射,或者更恰当的外化,被认为是这个家庭的一种重要的联系方式。这样看来,父亲外化的需要是一种持续的需要,是为了对抗自己的命运。正如在Brodey说明的那样,外化客体的持续接受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当这个客体(男孩劳丽)不再存在时,外化失败了,这种冲动又一次在父亲的自我理想中被重新体验。

但是这位父亲为什么要带他的孩子来治疗呢?他为什么要冒险让她康复呢?他对治疗的态度很矛盾。但他几乎从未见诸行动。尽管父母经常要求结束治疗,但他们在实质上支持这一分析工作,没有做任何的干扰。他们口头抱怨,但从未采取行动。父母的保护本能是否如此强烈,以至于父亲愿意牺牲自己?

很明显,至少在某种程度上,父母支持劳丽的分析,这也许能用自恋进行解释。他们都说更多的是得到了我的帮助,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治疗师的帮助。他们都抛弃了他们的分析师而选择了我。但我最初一个月只和他们接触一次,后来接触的就更少了。

这名父亲在自杀前联系了我;在某种程度上,对劳丽的治疗也是他拯救自己的一种尝试。父母对劳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都很自恋;因此,劳丽的治疗也是对他们自己的治疗。但劳丽通常不会有这样的感受。然而,父母的这种自恋投入并不妨碍更成熟的自恋投入,当然这与以暗喻和温和的方式给予自己自恋的能力有关。

这个案例报告的另一个有趣的方面是同时存在二元和三元结构。虽然劳丽可以作为一个分离前个性化的孩子,并在她的无意识中适应她父亲和母亲的无意识需求,但她同时也是一个恋母情结儿童。这一观点得到了Kohut(1968)关于自恋型人格障碍治疗的早期文章的支持。

最后,本案例报告演示了分析过程,其中有一个无休止的往复或循环过程,直至最后的修通 (Weiss, 1981)。几乎没有什么是真正线性的。劳丽一次又一次地走近,然后又后退。甚至当她似乎放弃了自己的男子气概时,她又退回了原来的状态,再次抓紧这个愿望。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东西会丢失或被遗弃;它们只会被升华,中和,整合到整体结构中,或者被重新压抑。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亲子心理心理文章

爱摔倒的女孩:俄狄浦斯与家庭冲突

2020-10-6 20:16:08

心理文章自我认知

越努力,越迷茫。说好的幸运呢?

2020-10-6 20:52: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