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Davidson教授谈禅修的妙用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Richard Davidson教授是著名的神经学家,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担任心理学及精神病学教授、健康心灵中心的创办人兼总监,以及Waisman脑部影象及行为实验室总监。同时,他也是佛教徒,更是不少藏传佛教僧侣的朋友。拥有逾四十年的禅修经验,他形容那是“生活的重心”。

Davidson教授在哈佛大学修读博士时“发现”了禅修后,就想用精神心理学的角度来研究它。不过,他当时的指导老师却建议不要这样做,认为这无异于“学术自杀”。然而,他在1992年遇到Dalai喇嘛后,就改变了决定。当时尊者给他一个难题:可否用研究焦虑、恐惧及忧郁等的工具,来研究像慈悲等的人生正面素质。Davidson教授接受了这项挑战,破天荒以禅修作为研究题材,结果衍生出大量学术著作、讲座、一本书籍,甚至令他于2006年获《时代杂志》选为“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Davidson教授早期有关禅修的其中一项研究,是邀请僧人到他的实验室,分析他们在禅修时的脑部活动规律。有“世界上最快乐的人”美誉的禅修导师咏给‧明就仁波切是参与者之一。仁波切去年10月7至8日在香港举行领导能力工作坊时,《佛门网》有幸访问了Davidson教授,从面更深入了解他本人及其使命。

访问开始,我们立即讨论他最令人感兴趣的发现:禅修可以藉著神经可塑性(指脑部的结构在一生中有重组的能力,可建立起新的神经联系)将人类的脑袋“重新驳线”。

他解释:“神经可塑性任何时间都在发生,可能是刻意的,也可能是无意的。大多数时候我们察觉不到在重塑自己脑部的力量……任何时候有学习活动在进行,都会出现神经可塑性,即使那是负面的学习,例如我们有一次创伤的经验……禅修练习让我们为脑部承担更多责任,转化自己的思维,加强优良的素质和健康的习惯。”

禅修就像是心理的运动练习,我们可以用这方式来锻炼自己的脑袋,以戒除坏习惯。不过,正如身体的锻炼,要确保改变能够持久,单是做一、两次是不足够的,我们要持之以恒,定期练习。

Davidson教授建议可用禅修作为接驳神经路径的工具,是增强幸福感。他指出,幸福包含四个元素:觉知、连系、识见和目标。觉知是我们了解和参与世界的基本能力。连系则是我们与他人和谐互动、从事合作性和合群活动的能力。识见指心灵活动的方式,特别是有关“自我”和我们怎样创造健康的“自我”意识的问题。而目标则指我们生命中的崇高目标,认识到我们有甚么更崇高的目标,以及我们每天的经验和活动如何配合这目标,会影响到我们的幸福感。

上述每一项元素均已存在于心灵之中,不过透过禅修,我们可以更为熟悉这些元素。禅修可以增强我们的觉知,因为我们通常不会觉察到自己在做甚么,但在禅修时就不同。而且,科学研究显示,我们觉察到自己在做甚么,即使那是沉闷、单调的任务,也能令我们更为快乐。

有关慈心禅和其他与慈悲相关的修行有助加强连系能力,其中包含欣赏、感恩、仁爱和慈悲等。识见或所谓“自觉”,跟佛教禅修导师所说的“疯狂的猴子心”有关,这种心灵不断在尖叫,期望引来注意。我们作禅修修行,就可以将这猴子的心驱走。若在静下来时,我们的心灵开始游走,各种疑虑和恐惧浮现,代表我们正给这猴子骑劫。我们应该先观察这猴子,然后跟它对话。

不过,并没有快速见效的方法能令我们透过禅修来提升幸福。Davidson教授表示:“每个人掌握这些技巧的快慢各有不同。科学研究能清楚证明的是,幸福感是可以加强的,而方法就是简单的静观或禅修,因为这可以影响幸福的四个元素。这些是非常简单的练习,大部分都会发现自己做得到,尤其是每次只做一段短时间的话。”

这还可以带来额外的好处,因为幸福感似乎跟身体健康有关。报称自己较为幸福的人一般较为健康。因此,若能提高心灵的幸福感,也可改善我们的身体健康。

禅修和静观也可惠及我们的工作生活,这不单是减压的方法,而是作为训练领导力元素的方法。Davidson教授指这些元素为同理心和觉知,前者意指“为合作的人存在、关心他们,以及用他们的角度出发的能力”。

在企业世界,能够与他人联系似乎十分重要,因为人缘好的人往往比同侪更有识见和更擅于解决问题。Davidson教授引述及其同事Goleman博士的一项研究,指出情绪商数(EQ)比智力商数(IQ)更能决定事业成败(以大学程度的在职人士来说,EQ的影响力比IQ高出一倍)。而可以透过禅修提升的同理心和觉知,正是情绪商数的基础。

Davidson教授对企业领导力的定义似乎跟大多数公司在日常生活中所用的有点不同。在后者之中,高层职位往往不是跟同理心扯上关系,而是割喉竞争。Nathan Brooks博士的一项研究也指出,有相当数量的企业领袖展示出心理变态的特质。不过,Davidson教授认为,这只是目前主流企业文化造成的后果,并不能证明心理变态的领袖比具备同理心的更为出色。

他指出:“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最有成效的领袖是那些真正促进雇员福祉的。虽然有些心理变态领袖可能曾带领成功的公司,但是我们不知道,若由更为慈悲的领袖带领这些公司,会不会更为成功。目前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足够数据来检视这问题。不过,研究显示,奉行仁爱和慈悲最终是较为有效的领导公司策略。”

Davidson教授也给予家长一个重要讯息。正如上文所述,EQ比IQ更能决定儿童日后在生活中能否成功,他解释:“所有我们已知的科学研究均显示,当你具备一定水平的IQ,社交和情绪发展的技巧比起知性的技巧对于决定生命是否成功更为重要。从纵向研究,我们得知,在童年早期的成功跟儿童的社交和情绪技巧有莫大关系。而这些技巧对日后成人生活的成绩,比起IQ、平均绩点(GPA)和标准测验积分加起来都要重要,以及营造到更大的变化。”

儿童透过跟同侪玩耍和互动来学习社交和情绪技巧。而禅修练习似乎能协助儿童成长。Davidson教授与他团队的研究显示,即使分量不重的禅修练习似乎也可提升同理心、合作能力、认知及专注能力,甚至可改善学业成绩。

不过,Davidson教授提醒,我们不应将禅修练习单纯用作提升儿童表现的工具:“如果将禅修当作提升表现的工具,这可能也会加强一些不是那么健康的特性,因此我认为要小心推行禅修,最重要的是将之融入道德内容中。这套内容要强调协助他人,而不单纯是协助自己。”

以上所述是静观和禅修可以带来裨益的一些例子,不过Davidson教授认为,佛教对神经心理学和精神病学的贡献不止于静观和禅修:“我想很多人过分专注于禅修,而忽略了其他类型的修行。举例来说,我们认为佛教的分析式修行很重要,但过去从没有人研究。此外,佛教路径还有其他元素,例如其知见和道德框架可能实际上带动神经改变,我认为这是十分值得探讨的课题。”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心理学习

我们可以多早诊断出自闭症?

2020-10-14 10:35:15

心理学习

当来访和治疗师变成情人后

2020-10-14 10:54: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